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召见军

打开心灵的窗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最早一个捐出百亿家产的福建富豪(四代信佛)-曹德旺:钱眼见佛心  

2009-11-03 20:06:51|  分类: 命运改良与行善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又一个“中国式慈善”的样本。中国版的捐股做慈善仍然没进入实际操作层面,它更多是个关于财富和信仰的故事 清晨五点半,大雨滂沱。空旷的高尔夫球场上,只有曹德旺一人在打球。雨水淋在脸上,“有一种刺激的感觉”。 挥杆,击球,白球甩着水点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在果岭上。他箭步往前走去,球童裹着雨衣一路小跑才勉强跟上这位63岁的老人——而且苦了我们的摄影记者。 这种晨练,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、福建高尔夫协会会长曹德旺风雨无阻。“下多大雨都去打。”7月5日,他对我说。离福清市不远的这家高尔夫俱乐部,十几年来球童换了几茬,都习惯于天不亮就看到他独自驾车而来,并且自带手电筒。 打高尔夫和做慈善,已经成了曹德旺这个“玻璃大王”和“慈善大王”两个重要的标签。但这两件原本属于中国企业家群体性表现的事——你可以理解成他们正处于由富到贵的进化阶段,曹德旺竟然做得如此“本土化”,而且非常孤独!他打高尔夫是锻炼身体,独来独往,不喜欢跟人交际;他高调捐股做慈善,但其基金会至今还没注册下来,用《大话西游》里的名言说,“只是一个构思而已”。 自今年2月份传出曹德旺要做慈善、备受瞩目以来,一直关注企业家非公募基金会的《中国企业家》就在考虑如何报道这个新案例。当7月我们走进他那间摆着《金刚经》的办公室,已经是第N拨前来探访的人了。 低矮敦实,宅心仁厚,一脸佛相的曹德旺跟我们聊起了《金刚经》和《红楼梦》。他承认,“挣钱难,花钱更难,做慈善是要有学问的。”他援引四大皆空的典故说,“我们普通人很难修到大彻大悟……企业家的幸福是追求过程的感受,而不一定非要多少钱。《红楼梦》里有一首好了歌,悟到这个道理,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要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。” 好事多磨 半年过去了,曹德旺的河仁基金会仍在等待民政部的审批。 与之前的沸沸扬扬不同,在这个微妙时刻,福耀上下对此讳莫如深。“最好不要多谈基金会的事情,压力太大。” 即使是中国第一个获“2009年安永全球企业家奖”的人,在赶赴蒙特卡罗与其他42名不同国家和地区得主竞赛的前夜,曹德旺却收到了一条善意的忠告:“明天考官会问你一些非常敏感的问题,但是你不要跟他们讲慈善的事情。在中国捐款是很荣耀的事,但在美国有两万多个基金,你捐不过别人,跟他们讨论慈善你占不到上风。” 曹德旺照做了,但此事对他刺激很大。“两万多个慈善基金,美国人口才多少啊?他们的有钱人,就是政府用诱导的方式,给他们一些好处,动员他们有制度地把钱捐给社会。最后不行就强迫你,用遗产税、营业税、所得税,你不捐也得捐出来。” 中国人素来乐善好施,你现在才来做慈善,早干吗去了? 实际上,曹德旺经得起这个追问。他从1983年创业起初,就不断捐款给困难人员,帮家乡建学校和高速公路,在九华山、普陀山修建寺庙,为洪灾、地震等捐款,二十多年来个人现金捐助累计已超过2亿元。但所有善款他都是直接捐助,没有经过任何中间环节,项目自行管理。 “我是很想捐股份设立基金会,但是因为中国从来没有过类似的事情,有关方面不知道该怎么监管。他们正在研究,因此这个‘权力’是不在我手上的。” 他有点尴尬捐股事件反响那么大——2009年2月12日,在福建证监局例行的年度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,曹德旺宣布捐出自己所持福耀集团70%的股份(后来因为涉及全面收购要约,调整为58.8%),以他父亲之名命名的河仁基金会尚未注册便引来满城风雨。 慈善捐股在国外司空见惯,最轰动的是沃伦·巴菲特将自己85%的财产(约370亿美元)捐给比尔及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。但这种方式在国内还鲜见。四年前,“裸捐”使牛根生成为“中国捐股第一人”,但他是成立“老牛专项基金”,避开直接捐股,而他将其中一部分抵押给摩根士丹利融资,差点丧失控股权。 如果捐赠方案获批,河仁基金会将拥有5.9亿股,为其家族所持福耀股份(600660.SH)的58.8%(公司总股本的29.5%),成为第一大股东,按股价计算,价值约40亿元。第二大股东曹德旺将持有约4亿股,占总股本20.6%。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,福耀业绩受影响,很多人认为捐股行为不过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。 曹德旺解释说,“我不是小人,因为按道理,我应该先去做,做完以后再讲出来。但这个事情当初我是在参加证券工作会议上,我不知道现场有记者,不小心就作为例子举出来了,然后消息捅出去,造成这么多影响,也给政府增加了麻烦,我觉得本身就很歉意。” 其实,他很早就意识到应该成立一个自己的基金会,享受捐款免税——当初他承包工厂,捐款没有通过慈善机构的审批,光补税就补了1000多万。 三年前牛市,60岁的曹德旺正式琢磨此事。在这一年的胡润百富榜上,他以40亿元身价位居第56位,是福建第三大富豪。2007年8月初,曹德旺向省里表达了捐出60%股份的意愿——这一比例与今天不谋而合,按当时股价,所捐股份市值高达105亿元。据说福建省有关领导作了指示表示支持,但后来并无实质进展。直至今年2月这一话题被重新引爆。 曹德旺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他在访问日本丰田汽车时颇受启发,丰田家族所持的股份不足1%,但仍然掌握着公司大权。他的商界偶像王永庆去世后留下了复杂的继承问题,则让他看到了家族企业的风险。 如今,曹德旺已经组成专门的团队来运作河仁基金会事宜。 在世界各地雪花般的慈善咨询顾问公司函电中,曹德旺选中了厦门大学吴世农教授的管理方案。这是“文明的、管理企业的手段”:基金会理事会拟由11-13名社会名流组成,理事长是曹德旺的兄长曹德淦(曾在政府部门任职并官至福建省副省长、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),曹德旺出任理事。下设四个管理机构,分别负责预算和财务管理、慈善项目管理、资产直接项目投资和间接项目投资。在章程中没有让亲属和子孙受益的条款,严格程度将不亚于上市公司制度。慈善领域包括助学、救灾、救困、救急、宗教等领域,尤其是农村地区。他估计,基金会上轨道后,每年用于慈善事业的金额将达3亿-5亿元。 去年大灾之年,慈善资金如潮般涌现,对于基金会的信誉、执行力是挑战。曹德旺要做“有信誉、有品行”的基金会品牌。“我们有一个监视机构,专门对所有人做廉政检查和纪律检查。你很廉正,但你违反了纪律,也不行。我想创新一条慈善的路。” 内心深处,曹德旺当然希望这次捐股能够审批成功,等到将来联合国组织评人文奖、慈善奖,“那个时候我可以去参评一个奖。”

我佛慈悲
“我很像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那个主人公。”很令人诧异,曹德旺这样形容自己。
在去蒙特卡罗参选2009年安永全球企业家奖的途中,曹德旺经人推荐看了这部正在热映的奥斯卡获奖影片。巧合的是,主人公答题的经历与曹德旺惊人的相似,每个题目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辛酸奋斗史。
但这个中国内地的“贫民窟的百万富翁”,却矛盾重重。他爱财如命,如今却散尽家产;他有时极尽奢华,有时却又简朴之至。他在福耀总部的办公室大得可以当作篮球场,可是他的午餐却在对面的食堂草草解决,而且吃饭时间决不超过五分钟。他曾经花了六七千万元,盖了一座六千平米的豪宅。
在这个富丽堂皇、充斥着饰品、墙角还有一块菜地的曹家大院,曹德旺扪心自问,“世上有乔家大院,为什么不能有曹家大院?”他想给自己一生做个总结,“很幼稚地给自己盖一栋房子,体现出文化、素质、品位、财富。”
住进去几天之后,他忽然觉得不对劲。他在豪宅里诵读古经,看到佛祖修炼是在菩提树下。“菩提本无树,根本就没有房子,我们怎么可以一方面说自己是佛教徒,一方面又住这么豪华呢?真正的佛教徒,应该不住在那里,有一个草棚过下去就行了。”
曹家四代信佛曹德旺是虔诚的佛教徒。他仅为修复家乡的寺庙,便前后投入了2000万。但他很少烧香许愿。“有的大老板花几万块钱买第一柱香烧,其实这个是很土。你为什么去祈福烧香?因为你嫌自己不够富。你为什么嫌自己不够富?因为你有贪念。烧香烧不出佛理,烧不出平常心。”
“有时候我进寺院,出于对佛祖的敬重,也会烧香。但是我从来不求什么,我知道求也白求,根本不灵,一切都在你自己心中。”
曹德旺曾经在敦煌感到震撼,“两千多年以前的丝绸之路,商人出去做生意的话,他是佛教徒,他会拐到莫高窟烧香,如果平安回来,也会供奉。”他凝望着办公室里巨大的观音像,缓缓地说,“今天的社会文明,有很多是古代遗留下来的。我们这一代受惠于这个国家,也应该为下一代人留下一点东西。”他向我们展示他了在九华山和普陀山捐钱修建的佛塔效果图册。
“万佛塔非常壮观,我很开心。”
所以,曹德旺对慈善事业的动力,与他的信仰有关,却也与他的出身有关。“我穷过,后来发达了……你不要有点钱就自以为了不起,你有钱帮助人家,做一点功德而已。这也是维护国家和社会的平衡发展。”
言及贫富差距,他经常跟子女、员工讲,不要歧视乞丐。佛提倡施舍众人,但施有三施,财施、法施、无畏施。“财施就是有钱的人去施舍别人,这没什么不对。你如果能把你所学让更多人富起来,这种法施比财施意义更大。无畏施是他一无所有,但是看见人家掉到水里,他想都不想就跳下去,为了别人,他宁可牺牲自己,这种比前面的都伟大。”
他手摸着《金刚经》,“三教就像土壤一样,它是我们力量的源泉,是我们的精神食粮。佛说,以戒为师,以四念处安住……经首安立如是我闻,使人起信。”他解释说,“不要争,只要你做得好人家就信了,做不好人家当然不信。”
至于河仁基金会的实际操作,“他批就批,不批就不批了。批的话,自己做慈善,可以免一点税;不批,税交完捐,我可以自己做主张。我的信仰就是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我没什么本事,不能够成为国家栋梁,但是我坚决不做社会的蛀虫,我尽我所能,能够为社会的繁荣和进步做一些事情。”
曹德旺最看重的,慈善是财富第三次分配、调节两极分化关键的工具,“我希望带个头,引起企业家重视慈善事业,因为中国的事情应该由自己人来完成。”
未来你希望作为一个企业家还是慈善家被别人记住?
“我没有奢望这些东西。他们怎么评判,由他们去,我一点都不在乎。说我好,说我坏,我都欢迎。我还要感谢他们,起码在茶余饭后,他们心中还记起曹德旺这个人,我就感到满足了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