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召见军

打开心灵的窗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尢智表--《佛法与科学》  

2015-07-28 18:20:45|  分类: 佛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前日无事本人到金华琅琊【石严古刹】走了一走,树荫林密中有一座小庙,人员稀少,香火不旺。偶然看到大雄宝殿门前放置了一些经书,其中一本就是《佛法与科学》。我向主持释师傅请了几本,释师傅向我推荐了这本书。到家后好好看了下,觉得甚好,虽说有些我暂时还是看不懂,然而大体上讲的很是透彻,很有启发性。觉得好,就向各位博友推荐,有兴趣的可以阅读下。

正好是网上也找到了相关网站,如下:

http://www.gming.org/fjrw/jsrw/wangzhibiao/

 

个人介绍:

兄弟三人,智表行三。他五岁时嫡母逝世,七岁时父亲复死。以後数年间,两个嫂嫂也相继病故,家中接连做佛事,诵经念咒,使他心灵蒙上生离死别的影子。
他十二岁进入苏州第四高等小学读书,那时是民国初年,狄楚青创办的《佛学丛报》在上海发行,苏州书店中也有出售。智表觉得喜欢,买了回去看,对佛教产生良好的印象。十五岁时到上海,先考取复旦大学,放弃未读,後又考取交通部上海南洋工业专门学校。南洋工专的前身是南洋公学,後身是交通大学。那时校长是唐文治,以提倡国学著名,故那时在校学生都以国文见长。智表十七岁时,获得全校国文竞赛第一名的金牌奖。十九岁升入大学部电机科,二十三岁毕业。
他毕业时,适商务印书馆招考编译员,智表考取,担任翻译百科全书中有关工程及科学的文字,每天译稿二、三千字。编译所所长王云五,颇欣赏智表的文笔,在智表服务月馀後,就给他加薪二十元,又介绍他担任家庭补习教师。同时,交通部派他到吴淞无线电台当练习工程师,而电台中人多事少,练习工程师只是挂名领薪,所以他仍在商务印书馆工作。
他在商务任职前後六年,每天除译完公家应译的文字外,下班回家也从事译述,所以那几年他曾在商务出版了《西洋科学史》、《科学丛谈》、《科学与人生》、《直流电机》、《交流电机》、《电机设计》等书。
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後,军中的无线电报务员需要量很大。智表在上海以数百元的资金,办了一所无线电速成学校,办了一半,赚了一万多元。他以这笔钱作为留学的学费,到美国进入哈佛大学读无线电学科。
智表大约在民国二十一、二年(一九三二、三年)回国,到杭州的中央航空学校担任无线电教官,同时兼任浙江大学教授。这时他已信佛多年,曾到杭州功德林参谒途经杭州的圆瑛法师。圆瑛法师给他讲解「楞严要旨」,和《金刚经》中三谛三观的道理,前後为他讲了数小时之久。
在浙大兼课一年,因航校工作太忙而辞职。他在航校,专事设计飞机与飞机间、飞机与地面间、地面与地面间的无线电通讯。後来,他改任通讯所所长,除研究工作外,又训练各种无线电人才。民国二十六年(一九三七年)春天,调任南昌空军第三军区司令部的第四科长,未几中日战争爆发,智表一家人也开始了战时的流浪生活,随机关撤退到成都,这时他又调任中央机械学校高级教官。
他在成都住了两年,民国二十八年(一九三九年)改就交通部训练所任职。民国二十九年(一九四○年),辞去公职,自己经营工业,到抗日胜利为止,数年之间,业务十分发达,收益很是丰厚。最後因用人不当,遭受不少损失。
抗战胜利後,他应友人之请,到湖北省政府担任专门委员。後来,又兼任开发神农架森林筹备处主任。筹备处成立後,他的工作日渐忙碌。曾两次坐军用机到巴东县属的神农架山上空,侦察森林分布的状况;後来又带了一个测量队 江而上,实地勘测神农架森林实际情形。回到武汉後,根据勘测结果,做了一分周密详尽的计画书。湖北省政府和省议会都很支持这个计画,民国三十六年(一九四七年)初就拨下开发经费。他立即以最迅速的方法,招募人员,购置器材,到巴东神农架山进行各种工程。工程进行得很顺利,八月间湖北省主席万耀煌特地电令嘉奖。
民国三十七年(一九四八年),他在工作上遭遇到很多困扰。首先是工程处的一个职员押解公款进山,带有手枪,误把另一个职员打死。不到一个月,复有一职员在巴东暴毙,因此流言蜚语传到省里,甚至说他主使杀人。接著工程处有一个木排由巴东放汉口,途遇劫匪,木排搁浅在滩上,因而到不了汉口,省中某大员竟怀疑根本没有木排放下来,一切都是骗局。这使智表啼笑皆非,心中沮丧。他惟有在佛前拈香默祷,虔诚忏悔,终日念诵观世音菩萨,以期默佑。未几,木排到达汉口,使他在公事上有了交待,而犯误杀人罪的那个职员也被判刑六个月,易科罚款。关於智表主使之说,根本不能成立。那个暴卒的职员,家属也认为并无其他枝节,这才解除智表的诸种困扰。
这一年,大局继续恶化,未几湖北省政府改组,开发神农架山森林的计画完全推翻,森林开发处也奉命结束。因为在大局纷乱期间,开发处结束,既不发员工资遣费用,也不派员接收,他在万分困难之下,一一办清了公文手续,然後返回苏州故乡。
回到苏州乡下,父老故旧,死的死,离的离,可说是景物依旧,人事已非。他乃在城内租屋而居,在家中布置起佛堂,诵经念佛。可惜对他十分赏识与投契的王季同小徐居士,已在他返回故乡前几个月逝世了。
民国三十八年(一九四九年)初,他曾因事到上海。在上海他拜访了范古农和陈海量居士,并参观佛教青年会,应青年会诸居士之请,在会中作了一次演讲。接著,青年会理事长方子藩居士,又坚约他到广播电台播讲「佛法与科学」。播讲数次,讲完又回到苏州。
一九五○年以後,他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